JUJUMAO宽带宝藏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33|回复: 0

[转帖] 李彦宏为什么不发火?马东敏是这样说的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7-11 08:10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7月3日,百度AI开发者大会在北京召开,李彦宏被当场泼水,吃瓜群众高度关注。

  与网民的兴奋相比,李彦宏显得淡定些。钝了数秒,才问了句:what’s your problem?似乎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明白咋回事情之后有点小愤怒,但还是控制住了情绪,保持了一惯的绅士形象,继续演讲。

  李彦宏还是有急智的,接下来他说“AI的道路上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,但前进的决心不会改变,AI一定会改变人们的生活”,然后他淡定地继续演讲。

  李彦宏整个过程很像极了一个纯傻大男孩,一个无缘故被欺负、不知道还手的大男孩。他的表现获得了一些人的认可。有位女记者在朋友圈留言:我觉得被泼之后的李彦宏,才是我希望见到的那个,突然间充满了力量和决心。

  李彦宏性格沉稳,在中国互联网大佬中,算蛮绅士的一个。很多人好奇,李彦宏为什么不发火,他发过火吗?不止外界好奇,百度很多员工也好奇。

  1

  李彦宏是内敛含蓄的,他的性格是由原生家庭形成的。

  一次百度公司高层聚会,李彦宏、马东敏都在。有人问了马东敏两个问题:您见过Robin发火吗?为什么我们在公司内部从来没有见过他发火?

  马东敏回答说:没有见过Robin发火。她解释说:Robin不发火的性格应该是从小养成的,与原生家庭有关,Robin父母是教师,两位老人关系非常好,相敬如宾的那种好,即使七十多了,上街买菜,还牵着手去。

  马东敏说:在一起一辈子了,老俩口红脸话都没有说过,更别说吵架了。

  另外,Robin在家里排行老四,上面有三个姐姐,下面有一个妹妹,李彦宏是家里唯一的男孩,作为家里唯一的男生,凡事都让着姐妹,上面的三个姐姐,也都让着李彦宏。从小到大,李彦宏跟姐妹没有吵过架,拌过嘴。

  马东敏说:在李彦宏成长的过程中,就没有吵架这回事,不会吵架很正常。

  外界对李彦宏夫妇有很多传言和猜测,其实很多传言是子虚乌有的。

  原生家庭对李彦宏的影响很大,有一次电视节目上,李彦宏谈及过世的父亲还很动情,语至哽咽。他提到自己左手无名上的戒指时说,父亲戴了十几年了,父亲去世后,母亲把戒指给了他,他说自己从来都不戴戒指。母亲告诉他:“你现在和过去不一样,以前你有爸爸,现在你是没有爸爸的人了。”

  李彦宏的性格是内敛谦逊的。百度刚刚上市,某财经媒体的记者约李彦宏一对一专访,地点约在中关村某小茶馆。该记者的大领导是名女性,听说Robin人长得帅,要一起去。小记者也高兴:大领导去好,免得稿子被毙了。百度上市前,这位小记者采访李彦宏三小时,洋洋洒洒三千字。编辑问:百度干啥的,值得这么大篇幅?删!最后删成900字的豆腐块。

  李彦宏从网球场直接去了小茶馆,上身无领浅色条纹T恤,下身深色短裤。女领导见面拉着李彦宏的手不放,问:李总您经常锻炼吧,大腿长得好健硕。没错,用的就是“健硕”这个词。女领导的眉尖眼上,都是小兴奋。

  李彦宏很紧张,采访全程,他一直夹着腿,藏着,避着女领导的目光。茶几不高,他的躲避有些困难,这使他采访全程都很不自然。

  采访结束,女领导来了句:李总一定挺有女人缘,害羞的男人都有女人缘。李彦宏直接懵圈,钝立当地,讪讪地不知应该做何回答。

  2

  李彦宏是坚持隐忍的,在他认准的事情上,决不会让步。

  李彦宏发火的事情,有据可查的,是在十八年前。

  关于这件事,有两个版本。第一个版本来自《沸腾十五年》的记载:2001年8月,病倒在深圳的李彦宏通过电话,与分散于新加坡、美国、北京的董事吵架,焦点是百度是否要转型搜索引擎。吵了三个小时,李彦宏怒了:“我TM的不做了,大家也别做了,把公司关闭了拉倒!”

  另一个版本,来自某记者对当年相关人士的采访。事由是一样的,就是否转型做搜索引擎,但对象不一样,不是新加坡、美国、北京的同事,而是百度另外一个联合创始人徐勇。百度当时的业务是为新浪、搜狐、网易等合作网站提供搜索引擎技术支持,公司也就几十个人,一年收入几百万,过得不好不坏。

  据这位记者的采访整理,徐勇坚持百度按照原来的模式继续搞,李彦宏坚持脱离门户转型独立搜索引擎服务。李彦宏说服徐勇:门户是编辑分类信息,搜索引擎是用户主动获取信息,站内搜索的价值会越来越低,搜索引擎未来肯定会独立发展。李彦宏未能打动徐勇,因为转型独立搜索引擎无疑是一场冒险,冒险如果不成功,百度就没有了,公司几十人就没有着落了。

  两人关在一间小房子里,刚开始是相互辩论,都试图说服对方,后来开始吵,吵了几个小时。最后谁也没有说服谁,李彦宏摔杯子了。

  在百度历史上,徐勇是李彦宏最重要的合伙人:1999年底,李彦宏与徐勇一起回国,一起创建了百度网络技术有限公司,最早的时候,两人持股相近。关于这场争论,李彦宏是最后的胜利者。2004年8月,徐勇向百度董事会提出辞职,12月离开百度。现在的徐勇,是振豫教育基金发起人。

  百度最终的航向是李彦宏坚持的路线。2001是一个关键的年份,也就是那一年,美国的谷歌转型独立搜索引擎。转型前,谷歌是给雅虎、AOL等网站提供搜索技术支持的,跟百度之前一样,也就是李彦宏称的“寄生模式”。

  互联网进入了新的时代,雅虎、新浪代表的门户模式结束了,谷歌、百度代表的搜索时代到来了。时间拨回到十八年前,放弃一年几百万的收入,转型独立搜索引擎,确实是一场冒险。任何假设都是苍白的,历史属于胜利者。

  站在十八年后的今天看,如果李彦宏不坚持己见,就没有了今天的百度。今天看,很像李彦宏对于AI的坚持,AI并不能为百度带来太多收益,百度每年还得投入那么多钱。又一次,李彦宏把百度带到了一条前途未卜的航向上。

  上一次,李彦宏赢了?这一次,结果还会赢吗?答案只能交给时间。

  3

  公司与媒体的关系变了,曾经的那个江湖没有了。

  李彦宏被浇水这件事,放在三十年前的纸媒时代,可能不出圈,这个圈是互联网产业圈,就参会的那些人知道;放在二十年前的门户时代,可能不出圈,这个圈是互联网媒体圈;放在今天,数秒内刷屏,变成了人人都知道的社会新闻。

  传播加速,这还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人变了,江湖变了。讲几个小故事。

  2004年百度上市前几个月,某财经记者一对一采访了李彦宏。编辑说等等,该采访就放了几个月,在当时财经媒体的眼里,百度是家小公司,李彦宏的专访没那么重要,可发可不发。除了政经新闻外,国企、外企、大型制造业是更重要的报道对像,这位记者忙别的选题去了。大概两、三个月后,百度准备上市了,太平洋对岸的媒体开始关注百度了,这时候主管版面的编辑说,你不是单独采访了李彦宏吗?发出来吧。

  这篇稿子见报了,李彦宏紧张了:百度上市已经进入缄默期了,缄默期接受媒体采访,是会被SEC(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)质询的。情况严重可能会被叫停上市,因为有误导投资者的嫌疑。李彦宏就让负责Pr的两位同学撤稿。记者脑袋也大了,报纸都上摊了,怎么撤?Pr压力大,很着急:不撤稿,我们俩就带个炸药包上你家去。

  其中一位Pr家里产大葱,曾经给这位记者送过一捆大葱,准确地知道记者的家庭住址。记者也没办法,只得说:要来赶紧来,刚被女朋友甩了,就一个人,伤亡小;万一过两天又交新女朋友,伤亡大。最后三人在路边一起吃串串,商量把网上的稿件撤了,不要被转载就行,国外媒体跟中国记者一样,已经习惯网上找选题了,外媒不报,SEC就不知道了。

  那时候网上撤搞,也就新浪、搜狐、网易这几家,编辑、记者都是熟人,QQ上招呼下,就撤了。根本没有要求报社必须发撤稿函,最后还拖着不撤这些破事。听说后来门户学乖了,拿着这些别家的稿子要广告费,原作者打招呼没用。

  不知道真假。想想丫真够不要脸的。

  百度顺利上市,上市当晚,三人又约了下,在北外、北理工之间的一个小酒吧里喝了几杯啤酒。那时候整个中关村就没几家像样的酒吧,就那条街上的还将就。当日百度股票大涨,全世界都在谈百度,这位记者的女朋友又回来了。心情都不错,这事情过去了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,某报社开选题会,总编老问一个问题:你们这帮傻X能不要天天在网上找选题吗?某次有位编辑拍马屁:我们部门的人断网一个月,看这帮傻X咋办。那时候媒体的专业主义精神还在,希望做严肃、理性、独家有价值的新闻,不想被网络牵着鼻子走。

  那位总编当年还说过一句话:新闻是跑出来的,看看人家外媒。总编错了,外媒也一样,记者都在网上找选题了。网络主导,情绪推动传播的时代来了,这位总编过时了。看看现在的自媒体,抄来抄去就成了营生。

  网络主导,情绪推动传播的受伤害者不只是媒体本身,还有那些企业。阿里巴巴上市前,某Pr给某记者打电话:你们就是有意搞我们,明明是个传言,还非要解释清楚,不解释清楚就按传言报,你妈传言怎么解释?

  这位Pr明显喝了酒,很难受,语音带哭腔。该记者也没办法,只能劝慰:这是其他版的记者写的,主导报道的领导官很大,看看有没有办法跟他们再沟通。这位Pr长叹一声:MLGB,今后再也不跟媒体做朋友了。

  时过境迁,三位Pr都是大佬了,“媒体朋友们”有些去了他们的公司做下手,有些正在跟他们打官司,更多的已经不知所终。有一次其中某位Pr与某转行已久的媒体朋友喝酒,一场暴雪,几瓶老酒,不禁感慨:我对某某还是有念想的。

  流光最易抛人去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怀念那时候的江湖。其实这位大佬是不需感慨的,钱越来越多,朋友越来越少,揣着点小伤感,其实还是挺不错的。  文/侯继勇 来源:新爱播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jujumao ( 桂ICP备18009156号-3 )

GMT+8, 2019-7-20 00:27 , Processed in 0.036911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

© 2001-2019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